一个小号

冷静的疯子

“我完全累了,但是很想您。”

吃烟像零食

我很常梦见他。
但都没有脸 声音也模糊 只有牵手 拥抱 我只记得触感
每次出现 便很清楚地告诉自己在做梦 但是还是梦见
分开的时候没有吵闹 只是说再见 祝他考试成功 等待四个小时没有任何回应
一个最后的测试 希望他能够挽留我
说到底是不值得挽留 我比我以为的更喜欢他
本来就是闲了寂寞了才有的关系 和我一直以来坚持的相悖 却有希望着能够得到更多更真实珍贵的东西
一个失败的论证
三个月后又三个月 时间过得真的快

我梦见我睡在白色毛线衫的怀抱里面 及其安全安稳 以至于自己的呼吸声都变大了
夜间黑色坚硬的树叶 风吹过来它们一起安静整齐地摆动 互不关心 理所当然 我怀疑它甚至不能意识到自己 意识到作为“我在某一大群树叶中”这一事实 它们漠不关心 只是一起摇动
才发现自己一开始就从10mg开始往上 仿佛醉倒
我想我心上那个压缩的洞被烟雾和糖壳盖着 然后某一瞬间 一点火星 或者一点力量 听见“咔”的一声 里面浓稠翻滚的沥青就涌出来填满肺叶涨破喉咙
不能呕出 否则是毁坏 于是又吞回去 封上更多的焦油和糖
我怀疑最后会成为坏死坚硬的一坨肉
从腋下骨骼缝隙中僵死的 “”(什么 我说不出)

白猫在垃圾桶边觅食 见到我时眼睛圆瞪
远处蜡烛点燃 情侣拥吻
薄冰殉情中听见碎裂和癫狂
烟灰落下 我捕捉不到烟的身形

年少瞥见的神悟 用一生去追寻他的幻灭 凝视他的不可名状 他冷酷的燃烧的尘焰。

我以为爱是飞鸟暴露残羽 以喙互击
其实是两只兽类收起獠牙 呼吸都小心翼翼

所谓恋爱
一种流动的悲伤

三年读完大学 同时拿到哲学学位
大二了解读研情况 考雅思托福 学大三的课
留一年gap或者直接离开
时间是自己手里的 也想看看极限在哪里
不要再被人摆布了

本来我就是不惜伤害最亲近的人的 现在真相愈渐清晰了 每个人的深渊并不能被别人靠近理解
就像我在倾诉我的退却痛苦的时候 也仅仅只是质问我把她置于什么位置 所有人都只在乎自己 这就是事实
为了某个人继续下去 大概是还想继续对抗 有个盟友互相搀扶 当对抗失去意义的时候呢?
时间过得太快 仿佛明天就要死掉
我也失去了写作这唯一的权杖